巴勒斯坦和新非洲(黑色)

Editorial Introduction

This is the first Mandarin translation of Shaka A. Shakur’s work, the first in a new series of Chinese translations that will make his work accessible to over 1 billion more people across the world. The English version was first published on ShakaShakur.org in English on 23 February 2024.

以下的文章是为2024年二月十七日声援巴勒斯坦国际日而写的。当印第安纳波利斯正在举行NBA 全明星周末的时候,在同城以及其他跨越整个6大洲里超过一百多个城市的 ANSWER 联盟(立即行动以停止战争和结束种族主义)、犹太和平之声、社会主义与解放党、巴勒斯坦青年运动等组织在卢卡斯石油体育场内外组织了协调一致的抗议活动。当组织领袖们在体育场内播放他们录制的宣言,从观众席上传来的欢呼声甚至盖过了演讲者的声音[1]。以下是沙卡·夏库尔的讲话 [1]。以下是沙卡·夏库尔的讲话

以下文本于2024年2月23日首次以英语发布,可在此获取.

巴勒斯坦和新非洲(黑色)民族

针对人民的殖民,针对人民土地的偷盗,或是对于人民本身的窃取和剥削,且把二等公民这种身份强制实行在人民身上这样的行为是一种反人类和反国际法的罪行。而国际法是所谓文明的国家都应该遵守的。 我们面对着这样一个政府,它通过政治,经济,或是军事统治,打着被选中之人的幌子,在犹太复国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的掩饰之下,欺压,杀害并且决定人们生活质量。而且他还试图用维护安全或是其他虚假的理由来掩饰他的罪行。这是一个不受法律制约的政府,一个恐怖主义国家,一个犯有种族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政府。

有趣的是在巴勒斯坦的占领地和美国街头的殖民地有很多相似之处。美国和以色列都是以种族灭绝和消灭当地人民和社区为基础的殖民大国而诞生的。与此同时,在占领其他人民的土地的时候,都有对非洲人的奴役以及屠杀行为。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士兵和殖民者维持着甚至把殖民统治和种族歧视/犹太复国主义政策强加在当地人身上。这种情况同时发生在所有帝国主义国家下的黑人和棕色人种的社区里。所有被占领的巴勒斯坦的土地都一直在被侵占和重新分配。这同样发生在新一代的非洲人和原住民(比如说美洲原住民)以及整个国家领土内的黑人身上。这些黑人在他们的国土里工作/被奴役,流血和流泪并且参加战争。虽然他们被许诺能拿到40英亩地和一头骡子,但他们国家的领土却被占领、没收和重新分配,而他们却被剥夺了自决权,被剥夺了国籍权,而同时又将国籍强加给他们,并将他们作为一个民族写进宪法里。

就像士兵和殖民者在巴勒斯坦持续着殖民,参与非法的谋杀而被所谓的“法律”而保护。同时,也存在着像乔治·齐默尔曼,桑德拉·布兰德,乔治·弗洛伊德,奥布里,以及其他太多的同样性质的案件。就像在巴勒斯坦一样,有太多这种殖民者和美国安全部队谋杀手无寸铁的公民。一旦加入任何一个政治或者武装的组织去挑战这种占领行为,你的家人会被驱逐,而你的房子则会被导弹炸毁。 相比之下,住在这些所谓可负担的地产项目或保留地中,仍旧因为为生存而奔波被抓,为挑战压迫性的新殖民主义权力而被抓,你的家人也因此会被一并驱逐–包括你的祖母和其他所有人。住在一个高风险的房子里,而且被警察(殖民地专业人员)[2]. 当作监狱监禁的对象。当作监狱监禁的对象。战术小组以及士兵会带着攻门锤闯进你的房子然后进行搜索和摧毁行动!

看看加沙地帶和約旦河西岸吧,在抗议和反抗之中,你可以看到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实弹的发射,你会看到军用车辆和所有军事化的行为。某种程度上,这看起来有点像在弗格森,当迈克·布朗被谋杀时,或者在明尼苏达州,当乔治·弗洛伊德被谋杀时,或是在纳什维尔,当布伦娜·泰勒被谋杀时,或者在瓦茨、康普顿、克伦肖、佛罗伦萨和诺曼底,在警察因殴打罗德尼·金而下任后。的确,我们没有像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那样有 F-16 和武装直升机扫射我们的社区,但我们被贫民窟的情报贩子进行着 24 小时的监视,并向满是妇女和儿童的房屋投掷有简易爆炸装的炸弹。在一次费城的 “活动“之中,炸弹落下,谋杀了无数新非洲革命者并烧毁了整个黑人社区。现在“活动”也能被成为恐怖行动!?

不,我们没有被武装直升机轰炸,相反,我们无时无刻在被化学和生物战的特工所渗透。我们是种族主义医疗-工业-综合体的受害者,它不顾大量的新一代非洲妇女在分娩期间死亡,或死于乳腺癌或卵巢癌,以及大量其他疾病,其中许多是可以提前预防或治愈的。不,我们的孩子和男人(越来越多的女人)正在遭受种族清洗,从我们的社区被推入进监狱工业复合体。

这些仅仅只是一部分关于为什么我们这些代表新非洲独立运动和黑人解放运动的人会去声援巴勒斯坦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新一代被殖民的人们与种族大屠杀作斗争以及为解放他们的土地而艰苦奋斗!!

解放属于人民的土地!
沙卡·夏库尔
新非洲政治囚犯
Shaka@ShakaShakur.og

[1] “‘在NBA全明星周末,印第安纳‘密切关注拉法!’”,印第安纳波利斯解放中心, 二零二四年二月十八日,大卫·齐林,“要想在NBA全明星赛上找找刺激,那就看看看台”,国家报,二零二四年二月二十日.

[2] 译者注:原文Kops 一词是美国俚语中警察的意思。而殖民地专业人员对应的英文是Kolonial Occupational Personnel作者在此处运用这一特殊的简写意讽刺部分美国警察真正的工作意图.

Loading